?负暄集\那无声的世界\赵 阳jackeyzhao2018@gmail.com

  • 时间:
  • 浏览:52

  脸书上的交友推荐如同“鲶鱼”,经常是加了一个人,就多了一串陌生人的交友请求。阿邦就是那“一串”当中的一个。去年四月,第一次看到他的交友邀请,我删掉了,但每隔几天,邀请又不期而至。如此三番,我就有了一丝好奇:我究竟哪一点让他这麼坚持?我点开他的脸书主页,相册裏有他的相片,不多,一个相貌并不出奇、但笑起来很阳光的男生。只是,单从照片来看,似乎有些许说不出的夸张。鬼使神差地,我接受了他的交友邀请,但我心裏充满了防备。

  他显然很开心。常常每天发来十几条信息,而我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上几句。家住屯门的他,很小的时候因为一次医疗事故,失去了听说能力。在特殊教育学校读完了中学课程,就投入社会工作。难怪,他在相片裏显得不那麼自然。问他为什麼加我,“读书的时候,有个同学对我很照顾,你和他特别像,觉得很温暖,很亲切。”放在别人身上,我一定觉得这是非常蹩脚的藉口,但不知道为何,我却相信了他。但面对人生中第一个“无声”的朋友,我还是有些紧张:会不会“无声”的世界让他性格偏执?

  之后的日子,聊得依然不多。我把微信给了他,至少可以及时回覆。“你外出工作、交朋友,家人不担心吗?”“还好啦。在电器零售店裏做杂工,我很开心。”

  这个清明节,终於和阿邦见面。起因是有次我无心说起还没去过城门水塘,他便要带我去。一路上,他用简单的手语加微信和我交流,我真切地感受到他的阳光和自信。临分开,他塞给我一个小盒子,说是送给我的礼物。我回到家打开,是一隻当下很流行的无线充电器,价格大概是他一天的薪水。我心生感动。

  “谢谢你的礼物,破费了。”

  “不,谢谢你耐心地陪我。”

  “那个读书时照顾你的同学呢?”

  “他不在了。我要替他好好地活。”

  夜色深深。那无声的世界,乾淨、纯粹,散发着真实的光亮,让我的内疚无处躲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