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逾30家A股公司获举牌 监管层深挖举牌方背景

  • 时间:
  • 浏览:41

  来源:证券时报

  记者 李曼宁

  自去年A股市场经历较大幅度的调整,部分公司投资价值显现,同时,伴随外资投资的逐步开放、各地纾困措施纷纷落地等,2019年A股举牌热度依旧不减。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已有超过30家A股公司获得举牌。相较往年某一类主体占据主流的情况,今年以来,国资、产业资本、私募、牛散等各路资本齐齐涌现,举牌主体纷繁多样。

  “国资纾困式” 举牌成看点

  2015年,A股举牌风潮以险资为主导,2016年至2017年,各类股权投资机构举牌活跃,2018年,举牌潮的主导力量开始转向以实体企业及产业基金等为代表的产业资本。行至2019年,举牌主体的构成又悄然变化,多路资本各领风骚。

  国有资本渐成为举牌市场的有生力量。在各界纷纷表态纾解民营企业流动性风险的背景下,去年11月,(维权)获专项纾困基金上海垚阔举牌,由此,A股首例专项纾困基金举牌上市公司案例诞生。

  今年以来,“国资纾困式”举牌进一步增多。*(维权)、、等公司相继迎来国资举牌人。

  *ST天业2月18日晚间披露,高新城建及其包括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济南综合保税区开发投资集团等14家企业在内的一致行动人,二度举牌上市公司。高新城建属国有控股公司,主要股东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其举牌行为实质即为上市公司纾困。

  华铁科技与之情形类似,距离被首次举牌仅一个月,公司于今年4月获财开集团二度举牌,后者为杭州市属国有企业,属市财政投资的国有独资的投资集团公司,杭州金投集团为财开集团唯一股东。2018年11月,杭州金投集团根据杭州市政府安排,进行杭州上市公司纾困工作,华铁科技被杭州市政府列入上市公司纾困名单。因此,二度举牌,实际是杭州市国资纾困民营经济的又一举措。

  最新一例为金通灵,公司5月14日午间公告,南通科创以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公司109.02万股,至此合计持有公司6151.32万股,达到举牌线。举牌方南通科创拥有国资背景,直言系看好上市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前景、基于支持本地民营企业发展的目的。

  “同业举牌”也是今年A股举牌市场的亮点之一。今年初,公告,股东卡塔尔航空小幅增持公司,持股比例升至5%,构成举牌。南方航空随后发布声明表示,“对卡塔尔航空公司对南航的信任与支持表示衷心感谢”。

  今年3月,合计斥资超过45亿元,一口气举牌、两家同业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均达10%。增持理由均是基于对上市公司经营理念、发展战略的认同,以及看好未来发展前景。

  此外,部分公司还获得高管在内的“自家人”举牌。譬如,5月9日晚间公告,因为看好公司发展,廖昌清、程燕平夫妇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至举牌线。资料显示,廖昌清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知名“牛散”亦出现在举牌人名单。今年1月,“牛散”章建平携其家人对实施了第三次举牌行动,其曾表示增持是基于对公司目前的投资价值判断而作出的商业行为。

  尽管都是基于对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看好,但不同资本方举牌逻辑不尽相同。认为,产业资本多是基于资本运作与产业协同,通过举牌以期逐步达到拓宽产业链、进行上下游或横向的资源整合等目的;私募等股权机构多是为谋求控制权或追求资本利得,通过举牌获得一定的话语权,借助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资本运作;自然人举牌则更多是为了提振股价、获取资本利得。

  多只ST股获举牌

  从行业分布看,今年以来,A股被举牌标的主要集中于机械设备、公用事业两大行业,分别有7家、6家公司获举牌。计算机、化工行业则分别有4家、3家上榜。

  从个股看,、、*ST天业、(维权)、、(维权)等在内的多只ST股获得举牌,这些公司大多去年业绩不理想,市值普遍较小。因此,一定程度上,举牌方对标的基本面门槛的设置并不高。

  具体看,除了前述*ST天业为国资纾困式举牌外,其他公司举牌主体不一,但理由多为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后续不排除有增持动作。

  其中,因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认可公司长期投资价值,控股股东盛达集团举牌*ST皇台;*ST宜化被宜昌富商代德明及其控制的投资公司二度举牌,理由是对*ST宜化未来发展前景看好,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ST天马获深圳中奇信息及一致行动人举牌,举牌方称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计划通过增持实现资产增值的目的,拟未来12个月内择机增持1%至5%的股份。

  不过,*ST节能获举牌后,山西证券表示,买入*ST节能只是基于量化投资策略的需要,不以长期持有公司为目的。在未来12个月内,山西证券将不再增加其拥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此外,从今年举牌行为整体的后续计划看,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不完全统计,32家年内获举牌A股公司中,有12家举牌方明确后续会继续增持,2家否认拟增持,14家表示未来不排除有增持计划,其余公司暂无相应表态。

  监管层深挖举牌方背景

  今年以来,多起举牌方案中,举牌方背景,尤其是与上市公司其他股东的关系引发监管层火速追问。

  因获广东能润举牌,4月23日,被上交所闪电问询,要求说明广东能润与公司现任董监高、前任董监高及前控股股东广东梅雁吉祥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并详细披露此次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及自身财务状况等。

  华铁科技4月11日披露获财开集团二度举牌后,当日即领受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上交所要求公司及相关股东说明金投集团(财开集团唯一股东)同上市公司其他股东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金投集团未来12个月是否有意谋求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是否有沟通接触情况,以及已达成的意向或协议。上交所还要求公司及金投集团说明对华铁科技开展纾困工作的具体方案,并明确是否包括二级市场增持和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等。

  类似监管问询也在*ST天马上演。在获深圳中奇信息及一致行动人举牌后,深交所于5月6日向中奇信息下发关注函,要求中奇信息说明公司及一致行动人增持*ST天马股份的目的,与*ST天马、*ST天马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5%以上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一致行动关系。另外,公司与中投发展为一致行动人,需进一步说明其与中投发展在股权、资产、业务、人员等方面的关系,等等。